法制

孙长松特大冤案始末

时间:2017-2-14 9:18:06  作者:中国梦  来源:法制与社会  查看:61  评论:0
内容摘要:辽宁最大冤案当事人孙长松2月10日在北京召开案情真相说明会,该案在由中国案例法学研究会、中国政法大学等权威机构举办的“2016年度十大无罪辩护经典案例暨刑事辩护高端论坛”中经多轮网络投票、专家评审,与轰动一时的聂树斌故意杀人案同时成为 2016年度全国十大...
辽宁最大冤案当事人孙长松2月10日在北京召开案情真相说明会,该案在由中国案例法学研究会、中国政法大学等权威机构举办的“2016年度十大无罪辩护经典案例暨刑事辩护高端论坛”中经多轮网络投票、专家评审,与轰动一时的聂树斌故意杀人案同时成为 2016年度全国十大无罪辩护案件,也就民间俗称的冤案。各大媒体就这一事件也进行了报道。

\

冤案当事人为65岁的辽宁省农民企业家“老孙头” (真实姓名孙长松),早前在沈阳市铁西区规划建设大型室内主题娱乐商业项目(神羊游乐园)过程中,因一起民事经济纠纷,被对方以涉嫌刑事诈骗为由向当地公安系统报案,经沈阳中院判决老孙头由此获的长达10年的牢狱之灾,坚信自己无罪的老孙头在狱中坚持上诉,在监狱中第五个年头最终被辽宁省高院改判为无罪释放。 十大无罪辩护案例新闻链接)。

作为辽宁最大冤案, 该案件背后真相是什么?为什么要把一个老实巴脚的农民企业家不惜以栽赃陷害的手段投入到监狱里?为得是什么商业企图?引起在场新闻媒体的广泛兴趣。

发布会现场,无罪释放的“老孙头”在发言中首先表达了对司法改革、对新一届辽宁党政领导规范司法行为、提升司法公信力的谢意。

随后在对该冤案陈述还原事实经过中, “老孙头”更是直接指出这一切的背后都离不开一个叫马传奎的香港走私、高利贷商人的精心策划,称其为逐步达到非法侵吞神羊游乐园项目巨额资产的不良目的,充分利用辽宁公检法的漏洞和个别人的包庇纵容,置国家相关法律规定于不顾,采用刑事、民事诉讼同时进行的方式, 先是以刑事犯罪举报到公安系统致使“老孙头”身陷囹圄,由此被非法关押5年,而在缺席判决的情况下,法院判决神羊公司支付马传奎3500多万元的借款和利息,马传奎则通过各种手段把神羊公司10%的股权变更到其名下、同时操纵某评估公司把神羊价值20多亿的90%项目股权(正负资产)评估为近乎零资产。

\

发布会现场,“老孙头”认为神羊游乐园眼前正处于项目的生死存亡的时刻 ,其即将被辽宁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近乎为零价值的评估价强行拍卖,而背后人物就是马传奎。

辽宁保兴律师所律师于元正认为,神羊公司总经理孙长松被公安人员拘留后,第一次拘留证到期查不出罪证,就再换一个罪名,再开一个拘留证;到期后查不出证据就再换个罪名,再开一个拘留证。这么一个又一个地换,换了好几个拘留证。这个刑事案打了五年,严重超期,超审限,孙长松被超期羁押了五年。办案人员这么做,就是为了给马传奎提供时间,配合马传奎在孙的刑事案结束之前把神羊公司的资产拿走。

面对如此荒唐的行为, “老孙头”在发布会则大声呼吁,恳请改善辽宁省营商环境,还一个民营企业家真正的司法公正。

而在2016年10月18日国务院召开的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推进会上指出,东北要痛下决定优化营商环境。目前时值新一届辽宁省党政领导正在积极响应号召,大力推动落实全省打造新的营商环境的背景下,如何真正规范司法行为,真正把优化营商环境落到实处,神羊游乐园判决走向将成为东北“优化营商环境”的试金石。

现把孙长松申诉材料附后:

孙长松特大冤案事情经过

我叫孙长松,1954年生,曾经是辽宁省辽阳市的一位民营企业家。80年代初,我抓住了改革开放赋予的历史机遇,取得了经商上的小小成功。1997年,我怀着满腔热情,积极响应沈阳市及铁西区政府招商引资的号召,来到大都市沈阳想干一番事业。我与铁西区政府签约,由我个人投资7000多万元,仅用了一年多时间,把该区一个曾经是杂草丛生,垃圾成堆,已经废弃多年的滑翔机场建设成“滑翔游乐园。开业后深受市民欢迎,成为沈阳市一个知名的旅游项目,因此被评为辽宁省和沈阳市的劳动模范、铁西区政协委员,铁西区慈善协会副会长。

滑翔游乐园的成功,使我看到了市民的需求。但由于沈阳市全年有5个月是冬季,所以更需要有一个大型的室内娱乐项目。

1998年末,沈阳市及铁西区的领导鼓励我引进外资,在沈阳建设一个具有国际水平的大型室内游乐园,以满足市民的需求。在考察了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和马来西亚等国家的娱乐项目设施后,我于2005年,与马来西亚外商合资成立了“沈阳神羊游乐园有限公司”(马来西亚外商中占90%股份。)。合资公司拟在原来滑翔游乐园的基础上,建设集游乐、餐饮、购物为一体的具有国际水平的大型室内主题乐园。

这个以“神羊游乐园”命名的主题乐园内,设有40多项主题化大型游乐项目,其中包括商业、餐饮、游乐场、热带雨林、园艺,影视剧场等功能齐全的大型综合商业项目。它的建成将使铁西地区快速发展成为一个具有国际水平的特大型娱乐商业中心区,为打造沈阳市文化旅游名城做出极大的贡献。经专家调研分析,神羊项目开业初期,年吸引游客流量至少可达300-400万人次,经过1-2年的营运宣传,年游客流量可达600-800万人次。

神羊项目规划一期和二期合计建设规模约为50万平方米,占地总面积约13万平方米,主题乐园的大厅占地面积约6万平方米,预计需要总投入约4亿美元。

在市、区政府的支持下,神羊游乐园项目于2005年5月如期开工。至2011年8月,已投入1.5亿美元(约8亿人民币),建成了约50万平方米的室内游乐园主体工程,后续建设资金全部来自于外商投资和境外融资。如按计划顺利建设,应该在2013年沈阳举办全运会时同期开业。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由于一个叫马传奎的香港不法商人对此项目的介入,使本来正在顺利实施的项目发生了逆转,形成沈阳市最大的烂尾工程,一直拖延的今天。

2005年神羊项目开工之际,需要大量的资金周转。经一位朋友介绍,我认识了香港人马传奎。他向我表示可以借钱给神羊项目。马传奎分两次以高利贷的形式总计借款1970万美金。2008年末,当马传奎的借款如数还完后,才知道马传奎从借款开始就策划了一个系列阴谋,妄图霸占神羊游乐园整体项目。

2009年 1月,神羊项目的一个境外合作伙伴,在国外替神羊还清了马传奎的借款后的一个多月突然病世。马传奎觉得赖账的机会来了,便翻脸不认账,于2009年末,在辽宁省高院起诉神羊公司,说神羊公司没有还清借款。法院要求神羊提供在境外还款的证据。因为是在境外完成的归还借款,所以,我需要出国去收集还款的证据。为了阻止我出国取证。马传奎于2010年1月份,突然到沈阳公安局报案,陷害我合同诈骗,沈阳公安准予立案,于是我被限制出境,无法出国收集还款的证据,马传奎利用沈阳公安达到了第一个目的。

案件调查持续到2011年1月份,经辽宁省公安厅督查,认定我不存在合同诈骗行为,责令办案的沈阳铁西区公安分局撤销对我的刑事立案和边控。

2011年2月份,我去马来西亚继续招商引资,办理境外贷款手续,同时搜集查找在国外给马传奎汇款的证据。7月末,我带着在国外给马传奎汇款的证据回到沈阳。7月27日,我派人把给马传奎汇款的证据交给辽宁省高院的法官时,法官却连看都没看就说:“不需要了,再开庭时再交吧。”我5年后被放出来才知道,法院当时之所以拒绝接收汇款证据,是根本就没想再开庭。等我被批捕后的第5天,就下了有利于马传奎的判决。原来一切都是事先密谋好的。

8月6日晚,沈阳市公安局的6名公安人员突然闯入到我的家里,说有人举报你吸毒,将我和妻子一起抓走,噩梦由此开始!

我和妻子被押到沈阳市公安局的警犬训练基地。这6名警察24小时轮流突审,根本不问吸毒的事,先是要求我从8岁起交待都犯过什么罪。我说不出来,办案人员就拳打脚踏,24小时不让睡觉。后来实在逼不出来什么,就令我从1984年做生意开始,交待都犯过什么罪行。我问办案人员,不是说有人举报我吸毒吗?为什么不给我化验。一个办案人员说:操你妈的,叫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吸毒的事不用你管,以后再说。

到了第七天,拘留到期,查不出我任何犯罪事实。办案人员就给我捏造一个职务侵占的罪名,再关一个月。这时候,我被办案人员用假名字秘密关押到一个军队看守所。

过了几天,又给带上头套,押到一个不知是什么的地方,由6名警察分两班施以重刑,拳打脚踢已经是家常便饭,其中最严酷的是水刑。4个办案人员用4把焊在铁椅子上的手铐,将我的胳膊和手腕铐住,脚上戴上铁镣,还用铁板将腿夹在铁椅子上。一个人用毛巾缠住头,向后拉将后脑勺顶在椅子靠背上,使我面部朝天,另一个人用饮料瓶往我的鼻子里灌水。

每次在上重刑之前,他们都先让带着急救箱的大夫检查我的身体状况,大夫说可以了,就出去等候在门外,办案人员开始上刑。当我被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生命垂危的时候,他们再让大夫进来检查,没有生命危险就继续上刑。

当时天气已达零度,我被迫白天晚上坐在铁凳上,他们天天往我的身上浇凉水,我的全身衣服湿透,冻得浑身发抖,连热水都不给喝,天天喝凉水,导致脱肛、便血、尿血,双腿浮肿溃疡腐烂。在四个多月对我的审讯中,几乎没有去过看守所正常的提审室,都是在秘密关押的地点审讯,窗户上钉了棉被,我受重刑折磨时的挣扎、呼叫声,外面什么都听不见。

办案人员实在查不出我有犯罪问题,就把我的妻子、女儿抓来,对她们进行审讯。他们把我架到审讯室外面,贴上上我的嘴,让我听办案人员如何审讯她们。再回来威胁我说,“如果你认罪,就放你妻子女儿回家,如果你还不认罪,就收拾你老婆孩子,看你能挺多久。”我说我没有罪,一个办案人员说:“不是你有没有罪,是我们让不让你有罪。告诉你,你想活着走出公安局,只有一条路,好好配合我们,让你怎么说你就怎么说。否则,让你一家人死光光。”这时候我从办案人员的口中得知,沈阳市公安局为此案成立了一个130多人的特大专案组,这是打击重大黑社会案件的办案规模,这使我不得佩服马传奎的巨大能量。我的妻子、女儿、司机、会计、妻妹、秘书等等20多人被抓。在非法关押到三个月的时候,办案人员告诉我:“我们局长说了,你必须有罪!你没有这个罪!还有那个罪!要求我们扩大查、往深查,必须查出你有罪。”

这时,我的身体在他们的折磨下已经无法再维持下去了,在生死存亡命悬一线的情况下,为了活下来,为了解救妻子、女儿和其他被抓的人,只好向办案人员屈服。我对办案人员说,你们怎么写都行,笔录怎么做我都签字。

我是被有人举报吸毒抓进来的,立的案子的罪名却是经济犯罪,而办案人员又不是经侦案件的专业公安,而是沈阳市公安局专门审讯杀人犯的刑事警察。我曾经听道审我的警察骂街:“他妈的,让我们干刑警的审这种案子,却不让我们看卷,咱们是木匠,非让干铁匠活......”。这些刑警根本不会做经济案件的审讯笔录,所做的笔录都是在审讯现场外边,有专门做材料的人编好口供,再由审讯人员再按照编好的口供,逼迫我重复口供,然后签字。我签完字,办案人员拿出去,外边的领导说不合格,又退回来重编,反复修改过几十次,最后口供被编成了一个完整的“合同诈骗”故事。外面的领导批准以后,再模拟审讯现场,做了好几遍录相,送到上级审查最后合格了,之后将我以“合同诈骗”的罪名正式逮捕。我的妻子、女儿和其他被抓的人才被放回家。

他们怕我的妻子女儿告状,派了了6个警察轮流倒班,每天2个警察住在我家的客厅里,对我的家人监视居住长达1个多月。 警察撤走后的一年半里,还要求我的妻子女儿只要离开家门,就必须向公安报告。

我被沈阳公安局看押起来后,神羊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代理律师于元正也被以包庇罪抓起来关进了看守所。办案人员还对我的家和神羊公司办公室反复多次查抄,将神羊公司的财务资料等大量档案材料,包括在马来西亚查找到的给马传奎汇款的证据、公司的公章、财务章、法人名章等全部拉走扣押,即不给开任何扣押单,也没有查抄现场的认证,我的家庭财产、珠宝首饰、贵重的收藏品等也被洗劫一空,家里的监控录像也被毁坏。之后给神羊公司贴上封条,从此神羊公司完全陷入瘫痪,员工走死逃亡,神羊游乐园项目已建成的50万平方米的巨大建筑物成了一座死城。

马传奎一方面诬告把我送进了公安局,一方面操纵辽宁高院,紧锣密鼓利用诉讼程序,加快了掠夺神羊项目的脚步。

按照我们国家“先刑事,后民事”的法律规定,如果在公安局已经立案,法院就应该让位于刑事,停止审理民事案件。而在神通广大的马传奎的周旋下,辽宁省高院竟然在神羊公司缺席的情况下,在判决书没有送达的情况下,在神羊公司参与民事诉讼的权力被强行剥夺的情况下,对神羊公司与马传奎的民事案件做出了完全有利于马传奎的判决。马传奎把我告进公安局的目的,就是赢得时间,给法院造成缺席判决的机会。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辽宁省高级法院不顾神羊公司已经付清借款的事实,缺席判决神羊公司还应支付马传奎3500多万元的借款和利息,至此,马传奎的第二个目的基本达到。

然而,重复得到3500多万元的借款和利息并不是马传奎的最终目的,他的胃口是要侵吞价值20多亿元的整个神羊项目。马传奎一方面在辽宁省高院申请执行判决,一方面在趁神羊公司瘫痪之际,收买了一家评估公司,把神羊公司20多亿的资产低评到12.7亿元;又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把神羊公司约5亿多元负债提高12.7亿元。这一高一低的假评估数据,把神羊公司价值20多亿元人民币的90%股权评估成零资产。而且,马传奎在我被非法拘押期间,动用了种种非法手段,已经将神羊公司的10%的股份变更到他的名下。这样神羊公司价值20多亿元的项目就变成了零资产。马传奎就可以用3500万元的假欠款,轻而易举地得到价值20多亿元的神羊项目。

据从介绍马传奎给我的朋友处了解,马传奎根本不是香港商人,也没做过什么正经生意。他改革开放初期主要从事向中国走私电器、布匹、香烟、汽车等走私活动。90年代末,中国严打走私,马传奎放弃其它走私,专门从菲律宾往中国走私香蕉,自称是中国的香蕉大王。多年前,秦皇岛公安机关曾经查获一次走私香蕉案,仅偷税金额就达700多万元。马传奎老谋深算,他注册的从事走私犯罪的公司法人代表都是他的马仔,从表面上都看不出与马传奎有什么关系,但一切都是由他幕布后操纵。公安局抓了他的马仔,马传奎在外面花大钱贿赂当地官员,摆平此案将他的马仔捞了出来。就这个案件,秦皇岛居然有3个副市长出面替马传奎说情。

马传奎除了走私偷税,还有贩毒、贩枪、洗钱、骗汇,还涉嫌5条人命的大案。他自己称呼自己是做偏门生意的,每天把脑袋别在腰带上做生意。他的口头语是:生意场上没有朋友,与官场打交道没有哥们。我用你,就拿钱摆平你,不用你,你就滚一边去。政府官员就是一条狗,你想用他帮你,你就得用钱摆平。

由于马传奎误导沈阳市公安局非法办案,神羊游乐园项目已经停工达6年之久。马来西亚的银行不但停止了给神羊项目的贷款,还起诉了马来西亚的投资人。我重获自由后,来到马来西亚与股东商议,大家思前想后,决定还是将神羊游乐园项目建起来,才是唯一的出路。股东经过近几个月的努力,在马来西亚找到新的合作伙伴,已经决定再投入2亿美金,将神羊项目继续完成开业。马传奎听到这个消息后,眼看费尽心机侵吞神羊项目的计划要落空,急忙要求铁岭市法院将我们20多亿资产的项目,以零价值卖给马传奎。铁岭法院置事实于不顾,又明显站在了马传奎一方。这使我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以走私为生,以放高利贷洗钱为业的不法商人,却一次次在辽宁呼风唤雨,畅行无阻呢?

而我们神羊公司的人为了一个利国利民的项目,跑断腿,磨破嘴,费劲心思,说尽好话,到处诉说辽宁的好话,说尽沈阳的美好,跑遍东南亚,到处招商引资,寻找合作伙伴往沈阳投巨资,却举步维艰,处处碰壁。

目前,神羊游乐园项目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如果马传奎把神羊的股份以零价值霸占到手,马来西亚的银行就要申请马来西亚的法院,对马来西亚的投资人执行破产。所以,没有办法,马来西亚外商们会拼死一搏。如果铁岭法院执意不改,继续非法拍卖神羊公司的股份,他们将在马来西亚组织万人到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门前示威抗议,讨要公道。并且组织亲友百人团队,在北京召开两会期间,到北京人民大会堂上访告状,并通过马来西亚驻中国使馆,向外交部提出照会,最终将酿成重大的外交事件。(完)

案件审理经过:

2011年 8月 6日,我被沈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2013年10月12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2013)

沈刑二初字第1号判决,判处我有期徒刑10年,罚金100万元。

2014年12月8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2014)辽刑二终字第1号裁定,撤销原判,发回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2015年9月14日,沈阳中院做出(2015)沈中刑三初字第8号判决,判处有期徒刑10年,罚金100万元。再次上诉至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6年6月6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2015)辽刑二终字第00122号判决,认定无罪。至此已经被羁押1792天。

马传奎阴谋霸占神羊公司资产简要事实概况

(1)2009年末,神羊公司已将马传奎的借款还清。他以还款收据不实为由,拒绝承认借款还清,在辽宁省高院起诉神羊公司。

神羊公司在辽宁省高院对马传奎提起诉讼。双方在辽宁省高院打官司。

(2)2010年1月份,马传奎一边在省高院与神羊公司打官司,一边突然到铁西区公安局,以在辽宁省高院双方诉讼的民事案件内容,控告神羊公司总经理孙长松合同诈骗,并以此理由申请限制孙长松出国。由于马传奎在公安局控告孙长松合同诈骗申请限制出国,使其无法到国外调取神羊公司的合作人在国外给马传奎汇款的证据。

2011年1月份经辽宁省公安厅督查,认定神羊公司总经理孙长松不存在合同诈骗行为。责令铁西区公安局撤销刑事立案和边控。

2011年2月份,孙长松去马来西亚办理境外贷款,招商引资,搜集查找在国外给马传奎汇款的证据。

2011年7月末,神羊公司在国外找到新的投资伙伴,也搜集到在国外给马传奎汇款的部分证据。孙长松带领外商、带着在国外给马传奎汇款的证据回到沈阳。

2011年7月27日,孙长松将在国外找到的给马传奎汇款的证据,交给在省高院与马传奎打官司的公司代理人(神羊公司高层员工),让她送给省高院的法官。法官看都没看说:不需要了。再开庭时再提交吧。拒绝了神羊公司提交的汇款证据。神羊公司代理人将汇款证据又交回给了神羊公司总经理孙长松。

事隔10天后的8月6日,孙长松和马来西亚的外商刚刚召集神羊项目施工队,召开了施工调度会议,晚上6名沈阳市公安局的公安人员到孙长松家里,说有人举报孙长松吸毒,将其和妻子一起抓走。

孙长松和妻子被公安人员押到公安局训犬基地。6个警察24小时轮流突审。要求其从8岁交待其犯罪。孙长松没有犯罪讲不出犯罪,办案人员就拳打脚踏,24小时不让睡觉,施以刑讯逼供。实在逼不出来,就令其从1984年做生意开始,交待都犯过什么罪行。孙长松问办案人员,不是说有人举报我吸毒吗?为什么不给我化验。办案人员说:操你妈的,叫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吸毒的事不用你管,以后再说。

到了七天,拘留到期,查不出犯罪,办案人员又给孙长松换了一个职务侵占的罪名,又关了一个月。这时候,孙长松被办案人员以假名字秘密关押到军队看守所。

过了几天,又给带上头套,押到一个不知什么的地方,由六名打手分两班施以重刑,其中最严酷的是水刑。办案人员将孙长松用两道焊在铁凳子上的手铐,铐住孙的胳膊和手腕,脚上戴上铁镣,还用铁板将腿夹在铁凳子上,再用两个人各架住一只胳膊,一个人抱住腿,一个人用毛巾往后拉住孙的头,使其面部朝天,一个人用饮料瓶往孙的鼻子里灌水,另一个人给递水。

在上刑之前,他们先让大夫检查孙的身体状况,大夫说可以了,他们就开始上刑。孙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生命垂危,他们再让大夫进来检查。

当时天气已达零度,他们天天往孙的身上浇凉水,孙的全身衣服湿透,冻得浑身发抖,他们不给热水喝,天天喝凉水,孙白天晚上坐在铁凳上,衣服湿透,导致脱肛、便血、尿血,双腿浮肿溃疡腐烂。孙长松在四个多月的审讯中,没有在看守所正常的提审室提审,是被关押在秘密的地方。窗户上钉了棉被,孙重刑折磨中呼叫,挣扎什么都没有用,外面什么都听不见。

一个月拘留到期,办案人员再给换个罪名,先后换了4个罪名,其中,吸毒、职务侵占、私刻公章、合同诈骗。

办案人员在查不出孙有犯罪问题,就把孙的妻子、女儿抓来,对她们审讯摧残,把孙架到审讯室外面听办案人员如何折磨她们,回来再与孙谈判,说如果你认罪,就放你妻子女儿回家,如果你还不认罪,就收拾你老婆孩子,看你能挺多久。孙说我没有罪,办案人员明确告诉孙:不是你有没有罪,是我们让不让你有罪。告诉你,你不用想,你在公安局回不去家!你想活着走出公安局,只有一条路,好好配合我们,让你怎么说你就怎么说。否则,让你一家人死光光。这时候孙从办案人员的口中得知,公安局成立了一个130多人的特大专案组,孙的妻子、女儿、司机、会计、妻妹、秘书等等20多人被抓。在三个月的时候,办案人员告诉孙:某局长说了,你必须有罪!你没有这个罪!还有那个罪!要求我们扩大查、往深查,必须查出你有罪。

孙在生死存亡命悬一线的情况下,为了活下来,为了解救妻子、女儿和其他被抓的人,只好向办案人员屈服,对办案人员说,你们爱怎么写都行,笔录怎么做我都签字。

此案立的是经济犯罪,但是办案人员用的不是经侦专业公安,而是用的沈阳市公安局专门审杀人犯的刑警,号称沈阳市公安局一号刑讯人员。他们并不会做经济案件的审讯笔录,笔录都是在审讯现场外边有专门做材料的人编好口供,审讯人员再按照编好的口供,逼迫孙再做口供签字。孙签了字,办案人员拿出去,外边的领导说不合格,又退回来重编。反复修改几十次,口供已经编成了一个故事。外面的领导批准以后,再模拟审讯现场,做了好几遍录相,送到上级审查最后合格了,之后将孙逮捕,才将孙长松的妻子、女儿和其他被抓的人放回家。

(9)公安人员抓了孙长松之后,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代理律师也被抓起来关进看守所。办案人员对神羊公司和孙的家庭及私人办公室反复多次查抄,将神羊公司的财务资料等大量档案材料,包括在马来西亚查找到的给马传奎汇款的证据,和公司的公章、财务章、法人名章等等拉走扣押,但却不给任何扣押单,也没带孙到查抄现场认证。之后给神羊公司贴上封条。神羊公司全体员工除了6个更夫留守大门之外,其他人员全部被迫回家自谋职业。神羊公司从此完全瘫痪。神羊游乐园项目五十万平方米的的巨大建筑物成了一座死城。

就在公安局给孙大办冤案,神羊公司完全瘫痪的日子里,辽宁省高院在神羊公司缺席的情况下,对神羊公司与马传奎的民事案件做出完全有利于马传奎的判决。

(10)此时,孙长松并不知道法院判决的事情,更没有提供证据和参与诉讼的机会和能力,也根本收不到法院的判决书。判决书送没送达,送到哪里都不知道。当时,神羊公司的代理律师于元正,被公安局以包庇罪拘留一个月刚刚放回来,公安局对其采取了取保候审的措施,于元正待在家中不敢出门。另外,神羊公司的公章和法人名章都被公安机关扣押,即使收到判决书也无法上诉。辽宁省高院的判决书就在神羊公司完全不知情,参与民事诉讼的权力被剥夺的情况下,糊里糊涂成了生效的法律文书。等孙长松在五年后无罪释放重获自由,得知法院已有判决时,马传奎已经在辽宁省高院申请执行。辽宁省高院委托辽宁省铁岭市中级法院执行,马传奎正在铁岭法院申请拍卖神羊公司90%股份。

(11)辽宁省高级法院不支持神羊公司已经付清欠款的事实,判决神羊公司还应支付马传奎3500多万元的借款和利息。其实,神羊公司是不欠马传奎钱的。神羊公司从国外已经找到给马传奎的汇款证据,是你法官拒绝接收,让神羊公司在再开庭时提供。过了几天,孙就被公安局抓起来,你就背着神羊公司判决。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马传奎控告孙长松和公安局抓孙的理由,还是马传奎在省高院与神羊公司诉讼的同一个民事案件,按照先刑后民的原则,同一个案子已经在公安局刑事立案,你法院就不应当在刑事案件没彻底结案之前先行判决。

(12)特别是铁岭法院对神羊公司的执行:马传奎对神羊公司的霸占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无法无天的地步。退一步讲,即使辽宁省高院的判决是合理合法的,你铁岭的法院执行债权也应当先执行马传奎欠神羊公司的债务。因为:神羊公司向马传奎借款,还将神羊游乐园的二期工程项目抵押给了马传奎。那个工程项目的公司100%的股份到目前为止还在马传奎的名下。在那个工程项目上,神羊公司投资了1亿多元,至今仍没有结算清楚。因此,实际上,也就是马传奎名下的二期项目公司至今至少欠着神羊公司1亿多元。神羊公司欠你3500多万元本息,你马传奎欠神羊公司1亿多元,相互之间抵顶债务之后,你还欠神羊公司的钱。

(13)再退一步讲,即使你不执行神羊公司的债权,那你可以拍卖神羊公司的资产,收回马传奎的欠款就是了。可是马传奎不要资产,他要的是神羊公司的股份!铁岭中级法院委托了一个资产评估公司,将神羊公司20多亿元的资产低价评估成12.7亿元,神羊公司实际负债大约5亿多元,评估公司超高评估出12.7亿元负债,没有任何证据就凭空给神羊公司虚构出7亿多元的欠债。这样一高一低,就将神羊公司20多亿的资产评估成零资产,铁岭法院就将神羊公司90%股权标价2亿元人民币拍卖。

(14)神羊公司代理律师向铁岭中级法院提出书面异议,铁岭法院的司法人员不给复议,也不给书面裁决,干脆不理不采继续非法拍卖。拍卖过程也不给神羊公司送达通知,实际上就是想在神羊公司不知道的情况下,暗箱操作将神羊公司的价值20多亿的股份以零价值卖给马传奎。在神羊公司发现后,他马传奎已经跑到国外,再想打官司要回来也来不及了。

(15)马传奎多年来从头至尾到今天的所作所为,证明马传奎每一个举动都是精心策划的一个空手套白狼、小蛇吞大象,非法侵吞霸占神羊公司20多亿巨额资产的系列大阴谋。

这个系列大阴谋的核心关键:就是欺骗利用公安人员插手经济纠纷,以办刑事案的手段把神羊公司控制起来,剥夺其提供证据参与诉讼的能力;他再趁机欺骗利用法院的司法人员,做出偏信于马传奎一方的判决;之后他再拿着这些判决,以低评神羊公司资产价值,虚高其债务的办法,将神羊公司的股价做空,最后以神羊公司股权抵顶债务的办法,实现其空手套白狼、小蛇吞大象的罪恶目标。

(16)马传奎玩弄的阴谋诡计远远不止以上这些。

A. 2010年神羊公司正在马来西亚的银行办理第二笔境外贷款(5500万美元),马传奎在铁西的公安局诬告陷害孙长松,公安局限制孙出国期间,他跑到马来西亚的贷款银行,编造说神羊公司的土地证是假的,抵押不合法,神羊公司用假土地证骗取贷款等等.还说,马来西亚银行前期给神羊公司的7000万美元贷款,神羊公司并没用在项目建设上,都被公司法人代表和总经理私吞了等等。

在马来西亚的银行派律师来沈阳调查期间,马传奎和他的情人一路陪同购物娱乐,拉拢腐蚀施以各种卑鄙手段破坏,致使银行误信了马传奎的谎言,停止了给神羊公司在国外的贷款。

马传奎之所以要阻止神羊公司在国外的贷款,是因为如果神羊公司贷款成功,即使他马传奎打赢了官司,神羊公司屈服于他,但是,由于神羊公司贷款成功,有钱归还马传奎的欠款,马传奎再想以小博大,侵吞神羊公司全部资产的目标就无法实现了。只有彻底切断神羊公司的资金来源,把神羊游乐园项目逼成烂尾工程,使其受到重伤,失去反抗能力,才能成为他案板上的一块肥肉,由他任意宰割、吞食。

B.还有:在神羊公司总经理孙长松被拘留期间,在神羊公司被查封处于完全瘫痪的情况下,马传奎利用公安刑事办案人员,借用刑事办案的机会参与,将神羊公司中方股东在多年前为另一个企业担保贷款的债务,以公安人员给神羊公司编造虚假财务报表的办法,利用评估公司将神羊公司价值2亿多元的10%股权评估为零资产,用在铁岭法院执行同样的手段,利用辽阳市中级法院的司法人员,在神羊公司中方股东孙长松失去自由,没有反抗能力的情况下,以600万元人民币的超低价转卖给马传奎。

C.在马传奎刚刚给神羊公司借款之后,他就暗中收买神羊公司的主管会计和工程部长,这两个人在神羊公司位高权重,掌握神羊公司核心商业机密。马传奎暗中收买这两个人在神羊公司卧底,秘密向马传奎提供神羊公司在国外招商外资等大量核心商业机密。神羊公司的总经理发现之后,将这两个人辞退。马传奎公开将这两个人聘为他的马仔,之后再利用这两个人在神羊公司中再收买其他员工卧底,曾许愿重金想从神羊公司重要职位的员工手中,收买神羊公司与马传奎的民事诉讼证据;在神羊项目工程队中散布神羊公司即将破产;神羊公司总经理犯合同诈骗罪,公安局要抓人判刑等等,制造矛盾、挑拨神羊公司与工程队的关系,幕后操纵工程队的民工到神羊公司闹事,到政府起哄,给神羊公司制造麻烦。

同时,马传奎又操纵当地的媒体记者,在报纸上大肆对神羊公司进行负面报道,给神羊公司制造舆论压力。之后他又拿着由他一手策划的这些所谓的证据,到马来西亚的银行破坏神羊公司在境外的贷款。

D.在神羊公司的总经理孙长松被公安人员大办冤案期间,孙的代理律师帮助孙打官司,马传奎让他的马仔到处散布谣言,说孙的代理律师已经被马传奎收买,表面帮助孙打官司,实际上是为马传奎服务,给孙帮倒忙让孙打输官司。以此挑拨离间,企图挖解孙与代理律师的关系。马传奎还让他的律师与孙的代理律师打电话,说马传奎想见见孙的代理律师。其真实目的,就是想拍些马传奎与孙的代理律师在一起的照片,传到孙的家属那里,让孙和家属相信代理律师是马传奎的人,解除其委托,这样使孙没有律师帮助,无法打赢刑事官司。

马传奎具体的阴谋手段太多太多,不是几十页纸能写清楚的。详细说下来,要几天几夜。

(17)马传奎为什么如此贪心,非要霸占神羊公司的全部资产的呢?这是由马传奎其人的本质决定的。

神羊公司与马传奎的关系,起源于神羊公司总经理认识的两位朋友,其中一人曾在深圳军队任职,负责辑私工作。他曾经抓了马传奎走私的马仔,马传奎通过关系疏通,他就把马传奎的马仔放了,此后两人就有了特殊关系。2005年,神羊公司正在招商引资,这两位朋友就将马传奎介绍给孙。孙当时并不了解马传奎背景,后来熟了以后,才慢慢知道马传奎其人其事。

马传奎早年就读于台湾的政大新闻系,毕业后曾从事一年的律师职业,后转职三年任财经报业的媒体记者,此后,三十多年未做过任何正经生意。专门从台湾香港等地往中国走私电器、布匹、香烟、汽车等等。90年代末,中国严打走私,马传奎放弃其它走私,专门从事菲律宾往中国走私香蕉。每年的走私额超过10亿元,独霸中国进香蕉市场。马传奎自称自己是中国香蕉大王。多年前,秦皇岛公安机关曾经查获一次走私,仅偷税金额就达700多万元。马传奎老谋深算,他注册的从事走私犯罪的公司法人代表都是他的马仔,从表面上都看不出与马传奎有什么关系,但一切都是由他幕布后操纵。公安局抓 了他的马仔,马传奎在外面花大钱贿赂当地官员,摆平此案将他的马仔捞了出来。

马传奎除了走私偷税,还有贩毒、贩枪、洗钱、骗汇,还涉嫌五条人命的大案。此人五毒俱全,无恶不做。他自己称呼自己是做偏门生意的,每天把脑袋别在腰带上做生意。他的口头语是:生意场上没有朋友,与官场打交道没有哥们,我用你,就拿钱摆平你。不用你,你就滚一边去。政府官员就是一条狗,你想用他帮你,你就得用钱摆平。不给他钱,想让他帮你做梦也别想。

神羊公司马来西亚投资方情况说明

2005年,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商务参赞张应文,介绍我们与沈阳神羊游乐园有限公司总经理相识。

2006年,经过对神羊游乐园项目的反复考察论证,我们确认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这个项目建成,将在中国的东北和马来西亚架起一座文化、旅游和经济交流的桥梁。必将收到非常棒的社会和经济效益。

于是,我们几个马来西亚人以自己的家产担保,从马来西亚的银行贷款7000万美元投资到沈阳,建设神羊游乐园项目。

2009年秋天,正在神羊项目日夜兼程紧张的施工之中,神羊公司因归还马传奎在我们投资之前的借款产生纠纷,双方到法院打官司。

本来,这就是一桩普普通通地民事纠纷,双方凭理凭据到法院打官司就是了。但是,马传奎跑到公安局告状,把我们神羊公司的总经理控制起来,不准出国。

2010年,由于神羊项目巨大,需要太多的资金,我们正在马来西亚的银行申请第二笔贷款。马传奎趁着公安局限制我们公司的总经理出国的机会,到马来西亚的银行说神羊项目的土地不合法,抵押不合法,把马来西亚银行搞得晕头转向,停止了已经与我们签订贷款合同的5500万美元贷款。

2011年,我们又费尽心思,付出了无数的心血,好不容易又在马来西亚找到了一个合作伙伴,决定与我们一同再投资1.5亿美元,

完成神羊游乐园项目建设。

不料,我们和马来西亚新的投资合作伙伴刚刚到沈阳几天时间,沈阳市的公安局就把我们神羊公司的总经理孙长松抓起来关进了拘留所。这一关就是五年。

孙长松到底犯了什么罪,犯了什么法,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当时给辽宁的各级领导反复写信,但是,所有一切的努力都没有任何回音。

等到五年之后,我们公司的总经理孙长松被宣判无罪,我们从马来西亚到沈阳,看到孙长松苍老病重与五年前判若两人,我们再看到神羊游乐园项目一片满目凄凉,看到沈阳的报纸大标题上写着:神羊游乐园成了沈阳最大的烂尾楼,我们真的禁不住潸然泪下。再看看辽宁省高院宣判孙长松总经理无罪判决书,看看沈阳的人民警察在神羊游乐园办公室的大门上贴的封条,我们真的感到太多的无法理解。

五年前,马传奎控告的只是孙长松本人,不论有罪也好,无罪也罢,他没有控告神羊公司。我们神羊公司是中外合资企业,马来西亚的投资方占90%股份,孙长松的中方股东只占10%股份。沈阳市的公安警察没有提控神羊公司,也没有任何人举报控告神羊公司有什么犯罪,那沈阳的公安警察为什么要在我们神羊公司的办公室大门上贴上封条?使我们神羊公司的办公楼一夜之间成了一座空城,把我们辛辛苦苦建设起来的五十万平方米的巨大游乐园项目,变成了沈阳最大的烂尾工程?我们更不明白,马传奎是何方神仙,怎么有这么大的魔力,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随手一挥警察就听他的,把人抓起来,随意编几个罪名,说押几年就押几年。

神羊公司与马传奎之间的纠纷,如果当年就是在法院打民事官司,不论谁赢谁输,都不会影响神羊游乐园项目的建设,即使我们有理也打输了,几千万元人民币我们付给他就是了,神羊项目至多也就是增加了几千万元的投资而已,几十亿元投资的大项目,多几千万元,少几千万元不会影响项目的按期竣工开业。

回首往事,如果五年前,没有沈阳的公安人员枉法办案,用刑事手段帮助马传奎打民事官司,今天的神羊游乐园早已开业三年。如今早已成为辽宁最有影响力的旅游区。更让我们不可思议的是,在我们的公司被查封,公司只剩下一个空屋子,公司总负责人和律师都被关押在拘留所,与外界没有任何联系的绝境之中,辽宁省高院怎么能只偏听偏信马传奎一面之辞,就做出完全偏向一方的判决?

让我们更加更加不能相信的是:铁岭的法院执行马传奎申请的欠债,不就是3500多万人民币的借款和利息吗?神羊公司有二十多亿元的资产,你拍卖资产,收回你的欠款就是了,为什么随意大笔一挥,就给我们编出12.7亿元的负债?我们辛辛苦苦投入上亿美元,怎么一夜间就变成了零资产?法院法院,法院是讲理讲法为老百姓主持公道的地方,法院变成了不讲公道的地方,我们再到哪里讨公道?

由于马传奎的破坏,由于沈阳市公安办案人员的非法办案,神羊游乐园项目已经停工6年之久。马来西亚的银行不但停止了给我们的贷款,还起诉了我们马来西亚的投资人,马来西亚的法院已经宣判对我们破产。神羊公司的总经理孙长松重获自由后,来到马来西亚,大家思前想后,决定还是将神羊游乐园项目建起来,才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可是,我们又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费尽心血好不容易又在马来西亚找到新的合作伙伴,不料马传奎又跳出来,他一纸申请,铁岭市法院就要将我们20多亿资产以零价值卖给马传奎。

现在,神羊游乐园项目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如果马传奎把我们的股份以零价值霸占到手,马来西亚的银行就要申请马来西亚的法院,对我们马来西亚的投资人执行破产,从此,我们将终生再无出头之日。没有办法,我们只有拼死一搏。如果铁岭法院执意不改,继续非法拍卖我们公司的股份,我们只好在马来西亚组织万人到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讨要公道,我们只好组织我们的亲友百人团队在北京召开两会期间,到北京人民大会堂上访告状。我们还要通过马来西亚驻华大使,向辽宁省和国家的领导人反映情况。也更真诚地希望各位记者能通过媒体,将马传奎的所作所为曝光,帮助我们呼吁政府改善投资环境,惩恶扬善,彻底解决沈阳市公安人员办的五年冤案,给我们留下的一大堆乱麻难题,让我们能与新的合作伙伴一同投资,将神羊项目建设竣工开业,让神羊项目重获生命。

于元正律师讲话

各位媒体记者,大家好:

我叫于元正,是辽宁保兴律师所的律师。

马传奎与神羊公司之间的纠葛,表面看起来,似乎是马传奎利用公安人员解决民事纠纷,其实真正的内幕不是这样的。真正的内幕是:马传奎从一开始借钱给神羊公司时,就是有预谋的给神羊公司设下了陷井,在合同中埋下伏笔。这些陷井和伏笔的目标很明确,就是为了日后霸占神羊公司的全部资产。

马传奎的钱已经完全还清了,你马传奎给了人家神羊公司由你亲笔签字的收款收据,却到公安局诬告说是神羊公司总经理假造的,公安局最后鉴定收据上的签字却是你马传奎的亲笔。回到法院,你又改口说,是你写收款收据写重了。令人可气的是,马传奎翻来覆去的改变对证据的说法,可是,不论他怎么改口,公安局和法院都相信他的。收款收据上有你担任董事长的公司盖章,公章在你的手上,你却否认收据不是你出的。到法院打官司,人家神羊公司要出国去调取汇款证据,你就抢先一步到公安局诬告陷害,要求公安局限制人家出国,不让人家去取证。人家神羊公司好不容易从国外找到汇款证据,交给法院,法官又拒绝接收,说让人家再开庭时当庭提供。可是,再也没有开庭,法官就下了判决。问题是下判决的时候,正是神羊公司除了被公安局抓走的,其它的人都跑光了。为什么,因为公司被贴上封条,公司员工没事干,只好另谋职业。

你法院在这时候下判决,说什么神羊公司没有提供汇款证据,就不支持神羊公司还清借款的主张。法官这样审案子,这不是一屁股坐在马传奎一边去了吗?

法官为什么如此依顺着马传奎的要求判决?这里面是值得耐人寻味的!除了法院,更耐人寻味的是公安人员对马传奎的帮助。

马传奎在沈阳市和铁西区公安局,控告神羊公司总经理的那些罪名和所谓的事实,即使是小学生也都能看明白:全部是假话。那么为什么公安人员还是要抓孙长松呢,其实,沈阳市公安局的办案人员并不是不了解马传奎是诬告陷害,而是心知肚明,明知孙长松并没有犯罪,但是为了帮助马传奎,就必须让孙长松有罪。

公安人员明明知道马传奎是诬告陷害,还要抓人办案,就是明知是冤案,我就是要办冤案。办冤案只是手段,只有办了冤案,把孙长松抓起来,才能以查孙长松罪证的名义查封神羊公司,才能搜抄、扣押神羊公司财务,诉讼等大量证据材料,才能把神羊公司控制住,捆住神羊公司的手脚,使其没有能力出庭,没有能力提交证据,没有能力上诉,这样马传奎在外面就可以为所欲为地利用辽宁省高级法院的法官,做出偏向他一方的判决。

神羊公司总经理孙长松被公安人员拘留后,第一次拘留证到期查不出罪证,就再换一个罪名,再开一个拘留证;到期后查不出证据就再换个罪名,再开一个拘留证。这么一个又一个地换,换了好几个拘留证。这个刑事案打了五年,严重超期,超审限,孙长松被超期羁押了五年。办案人员这么做,就是为了给马传奎提供时间,配合马传奎在孙的刑事案结束之前把神羊公司的资产拿走。

我是神羊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了解神羊公司与马传奎争执的内情,为了维护神羊公司的合法利益,在孙长松被拘留以后,我向各级司法部门反映情况,希望上级司法机关纠正沈阳市公安局的非法行为。沈阳市的公安局竟然把我这个律师拘留起来,给我扣上一个包庇罪的帽子,秘密关押到沈阳军区政治部看守所。把我关在那里就是为了彻底切断我和外界的联系。以便他们毫无顾忌地非法办案。

律师的职责就是为当事人辩护,提出当事人无罪或者罪轻的意见。律师依法履行职务不受追究,这是法律规定的。所以哪有律师犯包庇罪的道理。他们把我押到军队看守所目的,就是想切断我与外界的联系,防止我向外界透露出去马传奎诬告神羊公司总经理的真相。因为他们自知办的案子是站不住脚的,他们怕见了阳光,冤案就办不下去,就帮不了马传奎了。

大家知道有一个成语:叫围魏救赵。马传奎利用公安机关给神羊公司总经理办刑事案,玩的就是这个把戏!马传奎用公安局限制住神羊公司,也就救了他在省高院的官司。如果没有沈阳市公安局的协助,马传奎在辽宁省高院是打不赢官司的。

马传奎侵害神羊公司巨额资产犯罪目的之所以能够实施,关键的在于辽宁省和沈阳市公安、法院司法环境太差,原因就出在当时沈阳市公安局的主要领导身上。我们高兴地看到,自从党中央对辽宁省和沈阳市的党政领导班子作了大刀阔斧的调整以后,辽宁和沈阳的投资环境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辽宁省和沈阳市公安局新的领导班子以超常规举措大力规范警察执法行为,公安队伍的执法素质已经明显改变。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多年来沉积下来的污垢垃圾要想一夜清理干净是不可能的。马传奎与沈阳市公安人员联手策划的这个特大冤案,尽管已经平反半年,但是遗留的善后问题仍然很严重。马传奎并不甘心失败。

神羊游乐园项目,如果没有马传奎的破坏作用现在早已经开业了。这个项目每年可为国家上交上亿元的税金,提供上万个就业机会。而今却变成了沈阳乃至辽宁省最大的烂尾工程。马传奎的所作所为,给沈阳的地方经济和投资人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巨大损失。他通过 欺骗利用公安人员和法院的司法人员的权力,操纵国家的政权为他服务,其中,没有私利交换是不可能的。马传奎在一系列犯罪阴谋中,不知要拉拢腐蚀了我们多少国家官员。这个人,罪行累累!他是腐蚀我们党政干部的蠹虫,対辽宁省的投资环境起了很大的破坏作用。这种毒瘤不除,辽宁的投资环境不可能安宁。希望各位媒体记者,大声呼吁我们国家的司法机关,尽快对马传奎绳子以法,呼吁我们的国家领导,还应加大对辽宁省司法环境的整肃,加快辽宁省投资軟环境的治理和改善。这样辽宁省的经济才能快速振兴起来,现在当时人已经把相关材料准备好了,马上提交相关部门。

孙长松特大冤案始末

    来源:http://www.fzyshcn.com/shyf/2017-02-12/24480.html

相关评论
评论者:      验证码:  点击获取验证码
特别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苏北视窗(宿迁新闻网)网站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欢迎投稿:邮箱:1181761384@qq.com  来信投稿请注明投稿网站地址。
注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苏北视窗》版权所有
Powered by OTCMS V2.85